当前位置: 主页 > CDM > 碳交易短期试点为主 多途径推动星火燎原

碳交易短期试点为主 多途径推动星火燎原

发布时间:2020-07-18 点击:CDM市场
  

  、柳化股份等具有较多CDM项目资源的股票还得到一些券商的推荐。获发改委批准的项目主要集中于可再生能源、风电、水电等行业,还有水泥、钢铁、化工等行业。不过,有分析人士认为,尽管发达国家大量的减排任务需要通过CDM渠道实现,但目前中国的减排量卖不上价钱,甚至每吨10美元的价格都可能卖不出去,难为上市公司贡献业绩。2008年是减排交易的高峰,现在则清淡了很多。一方面国外经济处于复苏过程中,有的企业在减产,本身排放量就不大,对减排量需求也不大,另一方面2012年之后减排任务怎么分配还没有最终确定,这导致很多人在观望。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因为存在比较大的变数,CDM项目获得签发的公司确认收入也碰到困难。比如,双方签了三年的协议,但国外公司并没有付钱,有的国外公司一年后甚至会终止协议,只付一年的费用。( 顾鑫)

  数据显示,2010年,全世界碳交易市场将达到1500亿美元,而中国有望在其中占据三成以上的份额,预计到2012年,中国将占联合国发放全部排放指标的41%。

  有专家,我国在培育碳交易市场时,需要引入市场机制,包括多样化的碳金融手段,以调动市场主体参与的积极性,并使交易本身能够产生效益。

  面对正在走来的低碳社会,我国产权市场相中了用市场化机制推动节能减排的潜在商机,专业的权益交易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受此推动,产权市场内的CDM(清洁发展机制)、自愿减排项目等碳交易时有发生,一些试点地区二氧化硫、化学需氧量(COD)等主要污染物的减排交易也得到推进,但受制于政策、法律等因素,目前产权市场内的排放权交易还处于试探阶段,尚未形成规模。

  分析人士表示,我国推行碳交易试点是全球碳减排趋势,但短期看来,全球碳交易市场发展前景依旧存在变数,而由于尚未确定碳减排总量,我国碳交易形成市场尚不具备成熟条件,短期将以试点为主。( 邢佰英)

  2010年8月25日,杭州产权交易所举办主要污染物排放权交易,12家企业参与了284吨二氧化硫和58吨化学需氧量排放指标的报价,总成交额达864万元。这是该所举办的第三次排放权交易。

  《京都议定书》的首个承诺期即将于2012年结束,原本计划为第二承诺期制订减排目标的哥本哈根会议最终结果未能如愿,未达成一见,这使全球范围内的碳交易发展局势以及可能承担的减排义务都面临着较大变数,全球碳交易市场也面临一定的政策性风险和技术性风险。

  自2008年以来,国内已有多个省市设立了权益交易所。2008年8月,由产权交易所、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牵头,分别在、上海成立了交易所、上海能源交易所。9月,天津成立了排放权交易所。在三家龙头产权交易机构的带动下,广州、武汉、杭州、大连、昆明、、新疆、安徽等地的权益交易所相继成立。此外,贵州、厦门、深圳等地的权益交易所也在筹备之中。另外,一些地区虽未设立专业的交易所,但也有权益交易平台。

  有观点表示,我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如果大范围内推行碳交易,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会将碳排放的成本提升到终端消费者身上,甚至可能影响经济正常增速。对此,有关专家表示,从近期对碳减排的上可以看出,我国正在为适应碳减排趋势作出努力。

  此前,我国有关部门推进过污水排放权、二氧化硫排放权交易,但整体而言,交易总量不算理想,一方面是由于并未限定排放总量,另一方面是市场参与主体不够多。

  发达国家企业平均每吨二氧化碳气体减排成本为100美元以上,发展中国家的减排成本为几美元到几十美元,因此发达国家的企业有动力向发展中国家的企业购买减排量。但交易达成要经过严格的审批流程:拥有CDM项目的中国企业在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后,还需要找到国外买家、得到批复,然后在联合国注册并得到签发。

  分析人士表示,目前,欧洲国家在碳减排方面承诺减排责任,碳交易起步较早,机制也相对比较成熟,而包括中国等在内的国家和地区也在推进碳交易,但由于自身没有进行碳排放总量的,碳交易尚未成为市场化行为。

  业内人士分析,大部分买家持观望态度,减排交易的价格很低,有的甚至不足10美元/吨,有关上市公司的CDM项目即使获得联合国签发,也难以线 大量CDM项目有待签发

  虽然CDM项目更易引起社会关注,但从目前披露的成交情况看,受制于外部的不配套,成交的主要是自愿减排项目。除了环交所的首笔自愿减排交易外,天津、上海的交易所也产生了多笔自愿减排交易。例如,2009年11月17日,上海济丰包装纸业股份委托天津排放权交易所以上海济丰的名义,在自愿碳标准(VCS)APX登记处注销一笔6266吨的自愿碳指标(VCU),并向厦门赫仕工程支付相应交易对价。上海能源交易所则在上专门设立了自愿减排频道。该所还从今年4月27日启动了“世博自愿减排项目”,号召通过自愿购买碳排放量,支付的费用最终将被用于支持风力、水电等环保项目,以此来抵消日常活动中产生的碳排放,得到了众多企业的响应。

  近年来,国家发改委批准的CDM(清洁发展机制)项目数量呈减少趋势。作为《京都议定书》中唯一与发展中国家直接相关的减排机制,CDM在经历了两三年的“火热”行情后“遇冷”。

  武汉光谷联合产权交易所于2009年3月18日启动湖北省主要污染物排污权交易。当天,交易所完成首笔交易,产生交易量近500吨,成交总金额约为95.6万元。2009年全年,该所共组织四次排污权交易,成交主要污染物排污权2454吨,总成交金额916万元。

  2 从这一角度上讲,毛显强表示,我国的减排目标目前尚未落实到具体某个行业以及某个企业的碳减排量上,因此短期来看,我国推行碳交易还需要首先确定某个行业或某个区域的碳减排总量,让碳排放量首先成为一种稀缺资源,如此一来,才能够围绕碳排放量产生供需关系,进而引导碳交易成为一种市场行为。

  对于对后续项目的审批排队过长问题,业内人士认为,不必过于担心,因为随着存量的合规CDM项目不断减少,获发改委批准的CDM项目的数量也呈现出减少的迹象。

  在9月2日召开的第六届东北亚博览会国际金融高级别会议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马德伦提议,积极构建东北亚地区的碳交易平台,来推动绿色金融发展。此提议再次引起了人们对设立碳交易平台的关注。

  2009年12月25日,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启动主要污染物排放权交易。当天举行的首场排放权交易竞价吸引了8家企业,其中转让方3家,需求方5家。5家需求方共竞得1189吨二氧化硫和87吨化学需氧量的排放权,成交总金额为805万元。

  此前,发改委提出考虑在特定的行业和地区开展小范围的碳交易试点,加上银行界人士此次提议构建碳交易平台,这预示着,我国碳交易有望逐步从设想落实到实际。

  欧盟碳交易体制显示,能源使用大户必须测量并碳排放;如果一个企业产生过多的碳排放,该企业必须向低排放企业购买排放许可;排放最高限额会定期缩减。尽管全球不少国家都在推行并试点碳交易,但由于不少国家并未承诺碳减排责任,因此碳交易市场完善程度迥异。

  上述地区都是国家排污权交易的试点地区,当地制定了有偿排放的具体政策。例如,湖北,该省企业初始排污权以2008年10月为分割点,之后由国家和该省环保部门审批的建设项目,有需要新增的污染物排放量,将有偿分配。但业内人士指出,目前还没有出台的排污权交易法律法规,从试点地区的零星交易到全面繁荣,还需要时间。( 陶俊)

  有关数据显示,截至8月中旬,中国共有917个CDM获得联合国签发。而截至2010年7月29日,国家发改委批准的CDM项目达到2640个。这说明大量CDM项目有待联合国的签发。

  3 虽然权益交易所的交易品种较多,但碳减排交易一直被视为中远期最大的蛋糕。在产交所推动下,场内的碳减排交易已经启动。例如,2009年8月5日,交易所达成国内自愿碳减排第一单交易天平汽车保险以27.76万元的价格,成功购买奥运期间绿色出行活动产生的8026吨碳减排指标,用于抵消该公司自2004年成立以来至2008年底运营过程中产生的碳排放。2010年8月5日,甘肃锦泰电力与来自海外的摩科瑞能源贸易公司在环交所举行“金口坝28MW水电CDM项目碳减排量购买协议字仪式”,达成交易所场内首个单边CDM项目。该项目于2009年2月18日在联合国注册成功,年减排量达到10.8万吨,预计到2013年前累计产生总减排量40万吨。

  1 师范大学学院副教授毛显强表示,目前碳减排已经成为全球化行为,尽管哥本哈根会议暂未统一意见,但未来越来越多的国家都将承担碳减排义务。

  行业人士表示,依照我国国情,预计我国推行碳交易短期将以试点为主,培育自愿减排市场,逐步增加市场参与主体的数量,进而形成真正的交易市场。

  CDM是《京都议定书》中引入的三种减排机制的一种,其核心内容是具有减排义务的国家通过和没有减排义务国家合作。发达国家获得项目产生的全部或部分经核证的减排量,用于履行其减排义务;发展中国家则可以获得额外的资金或先进的技术。另外两种机制为联合履行(JI)、排放贸易(ET)。

  在9月2日召开的第六届东北亚博览会国际金融高级别会议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马德伦提议积极构建东北亚地区的碳交易平台,来推动绿色金融发展。

  中投顾问环保行业研究员侯宇轩指出,相对于区域试点与行业试点,碳交易试点的工作开展更倾向于行业试点,与二氧化硫排污权交易相比,二氧化碳产量大,覆盖面广,有助于打开低碳之,促进行业升级,但若在区域内展开交易,也容易对区域内的企业造成较大压力。

  除了热门的碳减排交易外,二氧化硫、化学需氧量(COD)等主要污染物的减排交易在多个试点地区也得到了推进。

  据世界银行估算,发达国家在2008年-2012年需要的减排量约为50亿-55亿吨二氧化碳当量,其中一半由其国内行动完成;另一半则需要通过CDM、JI和ET。在这约25亿吨减排量中,每年通过CDM渠道合作的减排量为2亿-4亿吨二氧化碳当量。

  截至2007年12月28日,获发改委批准的CDM项目有1028个,而截至2008年12月30日,获批准的项目有1797个,照此推算,2008年获批的项目约有769个。截至2009年12月24日,获发改委批准的CDM项目有2327个,经推算,2009年获批的项目约530个,少于2008年的数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